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手机版 | 在线投稿   
  • 首 页
  • 长沙党建
  • 干部工作
  • 人才工作
  • 自身建设
  • 要闻聚焦
  • 理论参考
  • 专 题
  • 远程教育
  • 先锋视频
  • 部长信箱
  • 资料下载
  • 区县网站: 长沙县  望城区  浏阳市  宁乡县  芙蓉区  天心区  岳麓区  开福区  雨花区  高新区  经开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要闻聚焦 >> 正文

    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昨晚8时播出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上篇《信任不能代替监督》


    监督别人首先要自己过硬
  • 发布时间:2017/1/4 9:53:31
  • 作者:
  • 来源:
  • 浏览:
  • 由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3日至5日每晚8时开始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首播。这是继2016年10月17日到25日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8集播出之后,中纪委推出的第二部反腐力作。专题片分为三篇:上篇《信任不能代替监督》,中篇《严防“灯下黑”》,下篇《以担当诠释忠诚》。

    昨晚8时,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上篇《信任不能代替监督》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

    1在全面从严治党的背景下,党的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作为党内监督的专责机关,肩负着党的信任和人民的期盼,承担着维护党章、党规、党纪的重要职责,自身更要过硬。

    2016年10月,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全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为全面从严治党提供制度保障。全党将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继续坚定不移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开创党和国家事业的新局面。

    党中央高度重视纪检干部队伍建设,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提出,要解决好谁来监督纪委的问题,三次全会上强调严防“灯下黑”,五次全会上要求清理好门户。

    魏健,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央纪委机关首个被调查的厅局级领导干部。2014年5月4日,像往常一样来上班的他并没有想到,会在自己的办公室被带走调查。

    魏健在中央纪委机关多个岗位担任过领导职务,参与查办过薄熙来案、戴春宁案等多起大案要案。他被调查的消息在同事中间也引发了不小的震动。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工作人员杜鹏说,魏健工作应该是比较勤恳努力的,形象也比较正面,(他被查后)好多同志用大跌眼镜来形容。

    而经过调查,魏健涉案总金额达数千万元,数额之大、物品之多,令人震惊。向魏健送钱送物的人员达到一百多人,其中既有官员也有老板,既有同学也有同乡。利益输送的背后,自然是交易,而魏健能用来为人办事的,正是手中的监督执纪权。

    杜鹏说,有一个老板,涉及了一个股权纠纷案件,就找到了魏健。魏健就把相关材料以他们室里的名义转给了所在省的纪委,请他们查办并且要结果,实际上是作为人家一项工作,就给部署下去了。

    经调查,魏健为人办事谋利达数十项之多,除了直接利用职务便利,借办案、核查线索谋利之外,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他更多的是通过向各地地方官员打招呼来帮人办事,涉及的领域五花八门,包括提职晋升、安排工作、司法审判、工程项目等等。这些事从他的职务和权力来说并不能直接给人办理,但以他的职务和权力,却能让一些地方官员帮他去实现。

    向魏健输送钱财最多的一名老板是四川商人宋志远,金额达到上千万元。当时他想在四川上马一个项目,希望能获得当地政府支持,为此找魏健帮忙。魏健立刻给当时担任四川省委副书记、成都市委书记的李春城打了一个电话,请他关照宋志远的项目。

    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魏健说:“我当时因为在这个位置上,联系省里,领导也比较当回事儿。所以对我来说也觉得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儿,没有多想,就给省委副书记打电话,顺水推舟能做又不违反大原则,可能这个事儿(他们)都买账。”

    魏健只是打了一个电话,宋志远的项目就迅速得到了推进。

    魏健先后在第五、第二、第四纪检监察室工作过,联系过多个地区和部门,而他打招呼帮人办事,也遍及联系过的十多个省区市,四川正是他联系过的地区之一。

    2魏健案的教训是深刻的,从事监督执纪的这支队伍,如果在作风和纪律上偏出一尺,反腐败工作离中央的要求就会偏出一丈。一系列纪检干部违纪案件的发生,充分印证了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谁来监督纪委这一问题的现实针对性和紧迫性。

    2005年之前,魏健在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担任副院长。因为工作表现优秀,被调到中央纪委从事纪检监察工作。到中央纪委工作后,主动来和魏健交往的这类朋友变得越来越多,魏健并不拒绝。而在交往的过程中,目睹一些老板的生活方式,让他的心态一步步失衡。有一年春节,一名老板请他到海南旅游,安排他住在自己的别墅,魏健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的想法。

    魏健说:“我一看他那个别墅,在海边,很豪华,当时我就看傻了,我说他们得挣多少钱啊!所以到后来他们给我钱,我心里想,你给我来进贡。反正都是朋友,另外你也有这个实力,出得起。”

    当这样的心态遇上商人的“围猎”,实际是你情我愿,直到落马之后,魏健才回头去想,收受的巨额钱财到底给自己的人生带来了什么。

    魏健说:“(钱)藏在一个房子里,我平常也没时间花,再一个我家里条件也不错,所以这些钱呢,真的就是,收来以后,我就往那屋子里一扔,就是这样,一锁就拉倒,好多钱没花。”

    不能收受他人钱物、以权谋私,对于每个党员领导干部来说,干净是必须守住的行为底线,何况是担负着反腐重任的纪检监察干部。魏健先后在法院和纪委担任重要领导职务,对于法律和纪律本应更加了解和敬畏。然而,当欲望和权力相遇,他却知纪违纪、知法违法,本应有的基本认知完全被欲望蒙蔽。从一名审查他人的执纪监督者,到因为贪腐成为被审查对象。在被带走调查后,魏健一夜白头。

    3事实反复证明,如果只有信任没有监督,那么信任就变成了放任,就往往使干部走上违纪违法的道路。无论是对一个机构来讲,还是对一个干部的成长来讲,它既需要信任也需要监督。

    天津海河边有一幢十分醒目的楼盘,名叫君临天下。在这幢楼里,有中央纪委的干部以三折的低价从开发商手里购买了房产。房价打了三折,本应坚守的廉洁底线也打了折扣。最终,当这名开发商涉案被调查,这些干部的问题,也在调查过程中被一一牵扯出来。

    罗凯,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从该开发商手中先后低价购买了四套住房、两间商铺,而他则在自己联系的天津地区多次为该开发商在土地审批、工程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罗凯通常并不直接向地方官员提要求,而是通过饭局把该开发商介绍给官员认识,大家就彼此心照不宣。

    罗凯说:“把别人请来,目的就是显示我们俩之间关系好,知道咱们的关系,肯定会照顾的。至于怎么照顾?照顾什么?那就不是我的事儿了。”

    该开发商除了天津,在江苏和山东也有投资,于是罗凯又介绍他认识联系江苏、山东的同事申英。申英也和罗凯一样,都是在饭局上引荐商人和官员认识,并抱着侥幸心理,认为用这样的方式可以逃避查处。

    中央纪委第十二纪检监察室原处长申英说:“就认为我又不批地、我又不批钱,而且我也没有逼着让干部去批地批钱,只是介绍认识了,这能是什么样呢?实际上还是利用了自己的职权。但是在某一个时点,人在局中的时候,可能会用这些东西来作一种自我安慰。”

    翻开罗凯和申英的案卷,金条、名表、珠宝、商人赠送的礼品琳琅满目。这些贵重礼品足以告诉人们,他们只需在饭局上出个面,就能为商人带来巨大的利益。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工作人员陈劲松说,金条不是说一根两根,有50克一根的,有100克一根的,累计下来,金条都是以公斤计的。还会给送珠宝玉石这些名贵的东西和贵重物品。

    不少落马的纪检干部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在商人和官员中间担任牵线搭桥的角色。为什么商人不去直接找分管部门的干部,而是想办法结交纪检干部,采用这种迂回的方式,罗凯和申英其实心里都清楚。

    罗凯说:“纪委的工作有一个特点,各个部门都能联系到,都有可能通过工作关系认识各个部门的人。面宽,又是个监督单位。纪委干部反正就跟过去的监察御史似的,见官大三级吧。”

    申英说:“这些年全体纪委干部、整个系统干部的努力,在社会上确实影响很大,尤其对官员的约束力也很大。这样使一些人可能感觉,他要跟纪委干部熟,给当地的干部以压力。”

    党的十八大之后,绝大多数纪检监察干部认真履行职责,为推进全面从严治党作出了贡献,纪检监察机关的影响力,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很大提升。但也正是这种影响力,让一些纪检干部成为被围猎的重点对象。纪检干部如果滥用手中的监督执纪权,带来的危害会比一般干部更甚。

    王岐山同志指出,信任不能代替监督,监督别人首先要自己过硬,己不正,焉能正人?纪检监察机关和纪检干部要心存敬畏和戒惧,增强纪律观念和规矩意识,及时发现问题,坚决防止灯下黑。用铁的纪律打造全党信任、人民信赖的纪检监察干部队伍。

    正人必先正己。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把加强自我监督作为一项重中之重的工作来抓。2014年3月,中央纪委成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这个部门的职能,就是专门监督自己人。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主任刘爽表示,设立干部监督室,把手电筒不但要照别人,也照自己。眼光向内、刀刃向内,对象就是监督自己的人。

    4纪检系统的干部,原来都觉得到了纪委就进了保险箱,不会有人管。所以现在通过成立这样的机构,实实在在地查处的动作,实际上就让纪委的干部切实感受到现在是有人管、受监督。

    目前,中央纪委和所有省一级纪委、大多数市一级纪委都已经设立了干部监督室,县一级纪委已经做到有专人来负责内部监督。中央纪委明确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一旦发现问题线索,无论涉及哪一级干部,有案必查、绝不姑息。

    2014年,广东省化州市纪委书记陈重光,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在审查过程中,发现了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和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涉嫌违纪的线索,这两名领导干部也相继被立案审查。朱明国在2006年到2011年期间担任广东省纪委书记。2007年时,陈重光在茂名市担任监察局副局长,为了获得职务调整,他想方设法通过关系,打听到了接近朱明国的办法。

    广东省化州市纪委原书记陈重光说:“当时海南到五指山他家(朱明国家)去认识的,好像他一般到清明都会回来一下,清明都会回家一趟。然后每年清明都会去看一下他,有时候50万元,有时候100万元这样地送。”

    在朱明国的老家,他建的豪华别墅人尽皆知。这个大山里的黎族农民家庭的儿子,一步步成为省部级领导干部,在当地是最大的名人。陈重光连续几年借朱明国回乡扫墓的时机来看望他,送上的礼金累计达到400万元,朱明国也只是客气几句就收下了。而陈重光也通过朱明国当上了化州市纪委书记。

    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说:“最后都是组织通过、组织决定、集体通过,但是谁先提,用人的提名权是至关重要的,没人提名你是进不了那个圈子的。当一把手35年,我的体会是如果你一把手开口了,基本上没有人反对。”

    朱明国落马后,从这座别墅里搜出了大量财物。经调查,他收受各项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有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2016年11月,法院公开宣判,朱明国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朱明国曾先后担任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广东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在担任多个职务期间,都曾经利用职权和影响力谋取私利。曾经身为执纪执法者的朱明国,形容自己过的是两面人生。

    朱明国说:“我在台上给干部上课、讲话,我都要求大家廉洁奉公。但在私底下又收受贿赂,钻制度的空子,这就是两面人生。位高权重吧,感觉到在纪委,你是监督别人的、是查别人的,没人监督你。”

    除了通过组织人事权为个人谋利,朱明国也同样通过向其他部门打招呼的方式,帮商人解决各种诉求。作为省纪委书记,朱明国很清楚他的权力对其他部门的领导干部意味着什么。他打招呼的事情,很多人不敢不办。

    朱明国说:“说不好听的话就是,人家不怕种树的,人家只怕烧山的。纪委书记对某一个干部、某一个党员的看法,都是决定这个人一生的,至少一段时期的升迁荣辱。所以一般的领导干部都怕纪委,这是肯定的。”

    5坚决清除害群之马,并向社会曝光,恰恰表明了打造过硬队伍的一种决心,也是一种自信。相对于极极少数的违纪违法分子,广大纪检监察干部是信念坚定、坚守理想,这是这支队伍的主流。

    被陈重光案牵扯出的另一名纪委干部,是2012年到2015年担任广东省纪委副书记的钟世坚。和朱明国一样,钟世坚同样过的是两面人生,这位纪委副书记家中查出的财物,让办案人员印象深刻。

    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工作人员徐建鹏说,别人送来的酒有上千瓶,就放在家里。还有虫草,从钟世坚家里检查的时候,光这个虫草就重达200多斤。好多现金就是成捆的,从来没打开过,收了就放在那儿,一扎一扎的,印章有上世纪90年代的。

    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说:“自从我收了人家送我的第一笔钱开始,相当于埋了一个定时炸弹在自己身边,这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所以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心里惶惶,很担心。”

    终于,在2014年,这颗定时炸弹因为陈重光案被引爆。当时,茂名市纪委空缺出一个副书记岗位,陈重光希望能再次晋升。当时朱明国已经调离了广东省纪委,这一次,陈重光请求钟世坚帮忙。早在2012年,钟世坚还在珠海市担任市长时,陈重光就通过关系跑到珠海上门结识了他。当时已经风传钟世坚将调任省纪委副书记,陈重光于是早早开始为今后铺路。

    广东省化州市纪委原书记陈重光说:“去珠海那边跟他(钟世坚)认识,他当副书记,也许他能够帮上点忙之类的。”

    在钟世坚的帮助下,陈重光顺利获得了候选人提名。然而他们并没有想到,正是在对提名人选进行审查的过程中,有人实名举报了陈重光的问题线索。

    中央纪委明确要求,纪检干部要受到比其他党员干部更为严格的监督,对违纪行为发现一起就要查处一起。广东省纪委查处陈重光时,从中发现了和朱明国、钟世坚相关的问题线索。在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的大背景下,在中央纪委严格自我监督的明确要求下,朱明国和钟世坚都被严肃查处。

    在被组织调查之前,朱明国已经预感到自己将被调查。在纪委工作过多年的他,深知对抗组织调查没有意义。他告诉家人,不要试图转移赃款赃物、毁灭证据或潜逃海外,这些无谓行为只会加重罪行。和许多落马的干部一样,朱明国到了要承担后果的时候,才感到十分悔恨,但一切为时已晚。

    朱明国说:“党和人民对纪委书记的要求也是最高的,标准也是最高的。但是我辜负了党组织的信任,也辜负了人民的期望。我不干好事也就罢了,还干这么多坏事,感觉到自己简直是不可饶恕。”

    任何外因都不能成为贪腐的借口,人最终还是要面对自己的内心。是做一名不辱使命的执纪者,为建设更公正的社会尽一份力,还是成为一名遗忘初心的违纪者,被封存在案卷当中,走哪条道路,以哪一种身份被记住,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选择。

    全面从严治党,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人民的庄严承诺。纪检监察机关和纪检监察干部只有自身率先做到忠诚、干净、担当,才能真正承担起党和人民赋予的监督执纪问责的重任。中央纪委深知,执纪者自身绝不能置身于纪律红线之外,监督者自身绝不能成为监督的盲点。信任不能代替监督,只有切实加强自我监督,同时将自己置于全党、全社会的监督之下,才能不辜负党和人民的信任和重托。本版文图均据央视

    声音

    习近平:“新形势下,我们党面临着许多严峻挑战,党内存在着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尤其是一些党员干部中发生的贪污腐败、脱离群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必须下大气力解决。全党必须警醒起来,打铁还需自身硬。”

    习近平:“各级纪委也要解决好灯下黑的问题,自觉遵守党纪国法,你们是查人家的,谁查你们呢?这个问题也要探索解决。”

    数字

    17人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机关谈话函询218人,组织调整21人,立案查处17人。

    7500人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共谈话函询5000人次,组织处理2100余人,处分7500人。

     
    快速链接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 责权声明 | 我的留言 | 在线投稿 | 管理入口
    联系电话:0731-88667266 88667700 联系邮箱:xfcwzh@163.com 版权所有:中共长沙市委组织部 建议浏览器IE5以上 分辨率:1024*768
    Copyright (C) 2004-2008 www.xfc.gov.cn或www.pioneer-tide.com 证书编号:湘ICP备05005306号总